人流手术后不孕,可以试下这张经方

主页 > 行业新闻 >

问曰: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暮则发热,少腹里急,腹满,手掌烦热,唇口干燥,何也?师曰:此病属带下。何以故?曾经半产,瘀血在少腹不去。何以知之?其证唇口干燥,故知之。当以温经汤主之。
亦主妇人少腹寒,久不受胎;兼取崩中去血,或月水来过多,及至期不来。

吴茱萸三两(9克) 当归二两(6克) 芎䓖二两(6克) 芍药二两(6克) 人参二两(6克) 桂枝二两(6克) 阿胶二两(6克) 生姜二两(6克) 牡丹皮(去心)二两(6克) 甘草二两(6克) 半夏半升(9克) 麦门冬一升(去心)(18克)

上十二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温三服(现代用法:水煎两次,温服)。

人流术后不孕在临床上较为常见,本病病机复杂,虚瘀并呈,证多夹杂。笔者1986年—1993年,以《金匮》温经汤为主方:治疗不孕症有人流史者,疗效满意,稍有所得。现将有记载的12例报道如下,并以期就正于同道。
1.一般资料:年龄20-30岁8例;30-40岁3例;43岁1例。
病程:婚后三年不孕的8例;5年内不孕的3例;8年不孕的1例。
2.治疗方法:药物组成:以当归、白芍、党参各12克,桂枝、吴茱萸、川芎、丹皮、半夏、阿胶(烊化兑服)各10克,麦门冬20克,干姜炭、炙甘草各6克为基本方。
方法:于每次月经来潮前5天服基本方加香附、元胡、紫石英,5剂;月经净后,再以基本方加入熟地、巴戟天、艾叶、紫石英,5剂。水煎后,于每天早晚各服一次。每月共服10剂为一疗程。
3.治疗结果:12例中怀孕10例,治愈率83.4%;无效2例,占16.6%。
其中一个疗程即孕的2例;2个疗程怀孕的5例;4-6个疗程怀孕的3例。年龄方面:30岁以下的,治愈8例;30-40岁的治愈2例,1例无效;43岁1例,治疗6个疗程不愈,后改用它方治疗。
 
典型病案:王某,女,27岁,酒店职工。1987年4月12日初诊。患者婚前恋期早孕,曾经笔者诊出,经转医院妇产科刮宫而辍。今婚后3年不孕。15岁初潮,经期每延后4-5天,行经腹痛,经期6天。经血量少,色紫暗有块。平素白带多。胃痛,经常胃及小腹不舒觉冷。
诊见:体格发育中等,面色淡白,舌淡边有齿印,脉沉细涩。曾经某医院妇科诊为:1.子宫内膜炎,2.继发性不孕。
中医辨证:冲任损伤,脾胃虚寒,胞宫瘀阻。时值经后已20天。处以温补冲任,养血祛瘀的温经汤加味:当归、白芍各12克,党参15克,川芎、吴茱萸、丹皮、半夏、阿胶(另)、桂枝、元胡各10克,麦门冬、紫石英各18克,干姜炭、香附、炙甘草各6克。五剂。水煎2次,早晚分服。嘱服完后,待月经净后再诊。
4月27日来南昌人流医院复诊:本次经来量稍多,腹痛见轻,饮食增加,5天经净,处以基本方加熟地20g,巴戟天10克,紫石英15克。补益精血,温肾暖宫,5剂,服法同前。
三诊:患者谓服药后胃脘冷痛消失,知饥食增,白带亦少。现胸闷恶呕,神疲思睡,诊脉和缓滑利,询得小便频数,当为“身有病而无邪脉”之象,疑为妊娠反应,处以付氏顺肝益气汤3剂观察治疗。三剂服完,能食不呕,嘱妇科复查证实怀孕,后于次年1月30日顺产一男婴,母婴康健。

人流术后不孕往往由于患者素体脾肾虚弱,或加以手术时操作过重,损伤胞宫内膜,致使冲脉不盈,任脉不通,脾肾益虚不能摄精成孕;或由于流产不净,宫腔内停有残留的胚胎组织;或因淤血,痰浊等邪乘虚阻于胞宫,在宫内形成“异物”作用,影响精卵结合,或使受精卵不易着床;或引起生殖器官粘连,使卵道阻塞,均可使卵道不畅或不易受精,致成不孕。

因而人流术后不孕异于一般的脾肾不足的不孕症,具有一定的特异性,临床上以标本同病,虚实夹杂,虚瘀互见为特点。虚:即冲任不足,阳明虚寒;实,即是阳气不足而形成的痰瘀阻胞。
温经汤源于《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本有“亦主妇人少腹寒,久不“受胎”之功,细析其方,具有温补冲任,调补气血,祛瘀化痰的作用。服后可使经脉得通,气血得养,瘀去血行。用治人流术后不孕的本虚标实之证,恰合其机。无怪乎清代医家陈修园早就温经汤治疗妇女杂病的应用范围及效用曾予以极高地赞誉。
以上资料看出,温经汤治疗人流术后不孕症疗程短,治愈快。尤其对于年龄在30岁以下的证属冲任虚寒,胞宫瘀阻,兼有阳明不足,胃气虚寒的病人,收效较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