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罕见!成都26岁女子做人流 竟发现宫内宫

主页 > 行业新闻 >

近日,平时准点的“大姨妈”超出十多天都没有来报到,市民张芳觉得自己应该是怀孕了。她今年26岁,已经是一个小男孩的母亲,目前也没有再抚养一个孩子的打算,为此她决定人流手术。然而让张芳意想不到的是,当她到医院做检查,得到了一个让自己震惊的结果:宫内宫外同时受孕。 怀上双胞胎本来是喜事,可如果宫内宫外同时受孕,那就是要命的事了。“非常罕见!所以也极易漏诊、误诊。”医院妇产科主任解释到,经自然受孕而发生一胎在宫内、另一胎在宫外的几率只有1/10000-3/10000。为此,张芳因为这一罕见怀孕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来到医院,挂号、看门诊、妇科彩超,一切如常,张芳等待着一场人流手术。但当她把彩超报告交到门诊副主任医师手里时,引起了的警惕。 “与平时的宫内孕报告单不同,一般单纯的宫内孕,即使合并卵巢黄素囊肿,也多为无回声团块,壁薄,这种厚壁无回声囊性结节常见于宫外孕的超声描述。当时就有些怀疑会不会是宫内外复合妊娠,但是这种情况是罕见的,一般发生率为万分之一”,黄医生表示,“当时只是有点怀疑,毕竟发生率太低。” 宫外孕一经诊断,那么张芳很有可能需要手术探查,创伤较大,不能轻易诊断;而如果漏诊又可能发生宫外孕破裂、大出血危及病人生命。说,所以当时就想让她进一步检查。 而张芳觉得,既然发生概率这么低,自己不可能那么倒霉遇上,她和丈夫已经有一个小男孩,暂时还没有养“二孩”的计划,所以坚持要求做人流。“说不定人流一做就啥事儿没有了”,这就是当时张芳的想法,她甚至还开玩笑说:“如果这都‘中奖’,那我要去买彩票了。” 医院很快为张芳安排了人流手术,为了方便观察,一直守在旁边。“当时我明确看见刮出的组织里有典型的绒毛,宫内孕是很明确的,但那张超声图像还是让我不放心,就反复跟她和她丈夫说,如果回家有突然的腹痛加重一定要及时去医院,因为目前还是不能完全排除宫外孕。” 人流手术之后,张芳偏执地认为“问题都解决了”,于是便出院回了家。出院时,反复叮嘱她“不排除宫外孕”,如果出现腹痛,一定要引起重视,并回医院查一查。 没想到回家后的第二天下午,的叮嘱就应验了。张芳先是觉得累,但又怀疑是因为上班太忙,想着休息下看看,结果腹痛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以至出现了心慌、头晕、无力这些症状。这时,张芳想起了的叮嘱,她急忙和丈夫打车再次来到医院。 到医院时,张芳已经面色发白、大汗淋漓、精神不好,测血压已经有些偏低了,急诊做了个彩超,发现她盆腹腔内大量积液,并且主治医师从她肚子里抽出不凝血,查看了她的病历,高度怀疑宫外孕破裂,失血性休克(早期)。“她当时已经出现休克的症状了,如果再来晚一些,极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回忆。 通过对张芳在人流术后的血HCG下降等各项体征方面的观察,结合休克、腹痛等症状的发生,立即联系医院手术室,为张芳做了急诊腹腔镜探查术。术中,医生们将张芳的右侧输卵管切除,那个还未形成胚胎的“组织”便在输卵管里。手术很成功,只花了半个小时,每个月该院会做几十起类似的手术,一切都轻车熟路。 术后第三天,张芳恢复良好出院。“当我走出区医院大门,回想这过去的一周,有后怕,更多的是庆幸,庆幸遇到了认真负责的医生。”她说。 “她的病情简单来说,就是宫内宫外同时受孕了,非常罕见。”科主任解释道,经自然受孕而发生一胎在宫内、另一胎在宫外的几率只有。她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异常,是因为患者的左侧输卵管有炎症,而两个卵巢又同时排卵,两个受精卵在旅行途中由于左侧遇阻,所以没有“殊途同归”,一个到达宫内,一个却在宫外安了家。 由于宫内外同时妊娠概率极低,很容易漏诊、误诊。南昌无痛人流医院专家说,提醒育龄女性,如果暂时不要孩子,要做好避孕措施,避免多次流产、刮宫等行为,以免宫外孕情况出现。她还特别强调,怀孕6周一定要做超声波检查,即使诊断为宫内孕,如果出现腹痛、出血等,也不要轻易排除宫外也受孕的可能,尤其是服用过促排药物的孕妇。